正在加載......
許達夫醫師自然醫學醫療網
 許達夫醫師自然醫學醫療網 進階搜尋
  親近自然 自然健康.生命源自自然 自然就是美
回首頁 討論區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本網導覽

首頁 > 名人罹癌錄 > 胡錦的 故事

胡錦的故事(錄自美國癌症協會網站) 乳癌全切除


演藝生涯

大家好﹐我是胡錦﹐是在台灣﹐差不多是三十多年前﹐從小跟我母親學平劇﹐那麼...就是京戲﹐然後我就進到電視圈﹐進到電視圈演電視劇﹐然後被邵氏公司的導演李翰 祥發現了以後讓我去拍電影﹐那個時候他在「國聯」﹐台灣是叫「國聯公司」。

後來李翰祥又到了香港﹐再回到邵氏公司﹐那麼我又跟回到邵氏公司﹐去香港﹐拍了大概有十年的戲﹐這就是三十年前。三十年的時候﹐我拍了...從邵氏公司﹐到嘉禾 公司﹐到獨立製片﹐我大概電影就拍了好像有一百部的電影。拍了電影之後﹐我就又回到台灣﹐台灣又做電視的製作人﹐也演電視﹐也作電視的製作人﹐後來呢﹐ 又到了美國。

癌症的診斷﹔生命的決定和轉變

所以我覺得﹐我的一生﹐這個曲折、轉程﹐好像從一個演藝人員﹐一個普通的人﹐變成演藝人員﹐然後又到﹐又變作製作人﹐然後﹐就這兩年前﹐我又得了癌症﹐ 又變成防癌協會的義工﹐所以我覺得我的人生轉折好像是一部戲一樣﹐雖然我拍了那麼多部戲﹐但是我有時候覺得人生如戲﹐可是我有時候感覺到好像是我這個 人生好像不大如戲﹐像戲裡面我演的都是一些好像反派的角色啦﹐就是有愛恨情仇都有了﹐但是好像我真實生活裡面並沒有那麼豐富。(笑)

有時候想想也是覺得滿那個的。但是﹐怎麼說呢﹖人生...(嘆氣)﹐我也不會說﹐我是覺得說﹐雖然我的演藝生活是多彩多姿﹐要歸於平淡的這些年來還是滿不大容易的﹐ 因為我想說過一個普通的日子﹐從這麼絢爛過一個平淡的日子﹐可是沒有想到又要讓我得到一個癌症﹐所以我覺得人生怎麼會有這些大的變化。剛開始的時候﹐我已經是 不能適應普通的生活﹐因為作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但這麼多年絢爛的生活﹐我已經不習慣﹐好不容易習慣的時候﹐又到了美國來。

然後兩年以前呢﹐就參加這個舊金山防癌協會華人分會辦﹐由世界日報辦的一場義演﹐那個時候我跟凌波小姐都來參加﹐那麼我參加義演之後﹐過幾天﹐蘇社長的﹐就是世界日報社長的太太,她剛好約了個婦科的那個﹐她就讓我去﹐「順便你跟我去吧」﹐我就去了以後﹐那個婦科醫生說﹐他一摸我胸﹐他說﹐「喂﹐妳的胸有一點不對﹐妳去照照﹐喂﹐妳有沒有照過﹖」我說從來沒照過。他說那妳趕快去照。我就是這樣。

結果去檢查照了胸部的時候﹐就發現有一顆東西。然後﹐再一開刀拿出來﹐就是癌症﹐所以可以說我跟防癌協會有一個淵源﹐要不是因為這場義演課呢﹐我根本就不可能那麼快的去檢查﹐而且那麼快去發現。發現的時候我是初期的。

心理上對乳房切除手術的困難

所以當時的醫師就給我選擇說﹕「你可以割除﹐也可以不用割除﹐就要﹐不割除就要做化療與放療」﹐可是我想我那個時候因為來得太突然了﹐就是﹐因為醫生告訴我說是癌症﹐那麼以前對我來講﹐對這個乳癌﹐完成沒有概念﹐來不及準備﹐也來不及思考。以我個人的個性﹐我就覺得﹕「哎喲﹐有了癌症﹐那乾脆把它割掉﹐割掉了不就沒事了嗎」﹐真的是我對癌症認知都不夠﹐在台灣都這個宣導都是滿少的﹐所以我完全都沒有這個觀念。那美國的宣導是真的不錯﹐真的台灣宣導還是比較差。

那麼﹐我就跟醫生說那麼就乾脆割除好了。就全部割除以後﹐我在想不必做化療跟放療﹐聽人家說化療跟放療是滿辛苦的﹐可是割除以後﹐因為我事先沒有做好很多的準 備﹐就是妳心理的準備呀﹐各方面的準備﹐所以割除以後﹐我變成我自己不能夠接受﹐因為我...呀﹐一照鏡子﹐一看割除以後﹐紗布一拆﹐自己反而就不能接受﹐那個時 候就變了自己整個人都很自卑﹐很沮喪﹐就是也不願意見任何人。

看到電視上的任何一個畫面﹐比如說﹐一個胸部的疤痕或者甚麼東西﹐我就很多的傷感﹐女兒或者先生﹐他們的聊天﹐聊到未來﹐我就會無形的哭﹐就是馬上會傷感﹐就會哭﹐就感覺好像我沒有未來。那個時候﹐我的自信裡面完全就不對勁。後來我就看了很多的書籍﹐原來才知道那麼多的知識﹐然後﹐原來是心情上很重要。

那麼我所有以前朋友﹐想很多影藝圈的朋友﹐想秦香玲呀﹐沈殿霞他們很多人﹐包括凌波﹐打電話來問候我﹐我心裡都很多的傷感﹐跟本就不願意回電話﹐就是聽他們的答錄機而已。

重回舞台 鼓勵意志

但這其中裡面呢﹐那是凌波就是打給我﹐我是覺得說﹐我就跟她講一講。那麼她說﹐「唉﹐妳不要一天到晚想這個事情﹐妳出來嘛」。然後她說那妳出來大西洋城登台。我說開玩笑﹐我怎麼可以出來﹐她說妳試試看吧。我事前有跟她出過登台﹐可是我們也留了一個合約﹐應該去唱的﹐但是我說﹐唉﹐算了﹐我已經不能跟你唱歌了﹐妳去找別人搭檔好了﹐她說不行﹐我一定要跟你﹐她說如果妳不唱﹐我也不唱了﹐我一想﹐這樣子不好。

那個時候開始就自己運動呀﹐讓自己傷口很好呀﹐就讓趕快自己可以活動起來﹐那個時候就想趕快把這個事情做完﹐不然的話﹐我覺得滿遺憾﹐我不出﹐她也不出﹐這滿嚴重﹐所以就一直自己鼓勵自己﹐就一直練傷口的舉手呀﹐或者一直運動﹐然後呢﹐就可以跟她在一起出去﹐就去大西洋登台﹐那麼登台之後﹐我的心裡還是不很舒服﹐可是呢﹐當我一站在舞台上﹐因為我是一個演藝員﹐站在舞台上﹐一聽到那個掌聲響起﹐整個又好像恢復了信心﹐所以又好像好很多。聽他們說我歌唱得好﹐各方面的﹐那就覺得很有信心。回來以後﹐就滿好的﹐心情呀﹐我先生各方面﹐看我女兒呀﹐他們鼓勵我呀﹐也看到我也很開心。

復發虛驚 推回憂鬱深淵

可是沒想到再去檢查﹐每三個月檢查的時候﹐醫生又發現我﹐我是左邊開刀﹐然後右邊﹐又有一點問題。好了﹐我的心塈馱F﹐又想這個怎麼搞的﹐中間才差七個月﹐ 我怎麼又﹐again﹐又復發呢﹖我覺得簡直是不能接受﹐那整個人的情緒又下來了﹐噢﹐那個時候我開始覺得憂鬱﹐開始覺得要立甚麼遺囑呀﹐往不好的地方去想。

然後醫生說﹐妳儘快拿掉比較好﹐那我又開了個刀﹐當然這個刀沒有那麼大﹐切片檢查﹐開少少的﹐一開拿出來﹐等化驗的那幾天簡直是像宣判一樣﹐我也不吃東西﹐不講話甚麼的﹐這個人簡直是不像話﹐後來醫生說是鈣化﹐嘩﹐我又開始放了一顆心。

那個時候我就比第一次在家裡面的那個時間﹐更開始不愛講話﹐不愛出去見任何人﹐不願意見所有的朋友﹐也不願意想到很多的事情﹐也不打扮﹐甚麼都變﹐還比上一次更加厲害﹐我先生一直鼓勵我﹐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好起來。

可是﹐後來這個時候凌波又來打電話給我﹐她說﹕「哎﹐妳不要這個樣子嘛﹐妳出來到香港去參加肥肥的個人演唱會。」我說開玩笑﹐我不行﹐我不要﹐她說不行﹐那就肥肥、沈殿霞又打電話給我﹐她說你來參加﹐因為我想找跟肥肥認識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開口﹐她幫我很多的忙﹐我在香港一個人拍戲的時候,她真的幫我很多的忙,沒辦法﹐我就答應她。

與癌共存 勇敢面對觀眾

馬上想到怎麼見香港的一些記者媒體﹐如果問到我這個癌症﹐我怎麼辦﹐我怎麼答覆呀﹐我心裡一直很怕他們會問我﹐後來我想說沒有關係﹐坦蕩蕩的﹐又有甚麼關係﹐我也看到很多人寫了一些鼓勵的書。那我想好﹐那就回去。

一些記者真的問到了﹐我就很坦然的﹐在紅磡碼頭這麼多的觀眾面前﹐我也坦誠﹐也承認自己割除﹐那次那麼一步跨出去以後﹐我也覺得我再談這個癌症的時候﹐都不 會有傷感﹐這我滿要感謝凌波﹐她一直在鼓勵我﹐因為有的時候人鼓勵﹐我先生講我也不聽那麼很多朋友講我也不聽﹐可是她呢﹐她一講﹐我就...比較有聽﹐所以我說 我滿感謝她﹐在朋友很需要幫忙妳的時候﹐也許一些慰問電話﹐也許妳的訊電給一些癌友們﹐他們是滿大的鼓勵。

但是﹐我覺得說﹐她給我的影響滿大﹐從那一步跨出去以後﹐我怎麼樣也可以談﹐任何記者﹐任何人﹐任何朋友﹐不但這樣﹐我還勸她們說﹕喂﹐你們要去檢查﹐妳們要去幹嗎﹐所以我覺得﹐只要你面對它﹐你不恐懼﹐然後妳可以很坦然的去。

可是我也沒想到說﹐在半年以前﹐凌波我也是勸她說妳去做檢查﹐她也得了﹐這我滿心痛的﹐所以我一個人到她那邊去的時候﹐看着她開刀﹐所以我一點那個傷感甚麼都沒有﹐我每天跟她打球﹐她看着我也沒甚麼嘛﹐那麼我就覺得說﹐我一定要讓她看我很好﹐然後她才不會害怕﹐所以她看到我﹐我看到她進手術房﹐她從來都沒有掉過一滴眼淚﹐那我也覺得滿好的﹐她現在開刀半年。

不到一兩個月﹐我們又去紐約做美國防癌協會紐約分會辦的一個表演﹐那一次也是三千多人。她在台上﹐第一次跟這麼多人講她的癌﹐那她聲淚俱下﹐我感得她比我勇 敢多了。她才一兩個月就可以面對﹐那我卻要花到兩年、一年半的時間。我覺得她在那麼多人面前講﹐不是很容易的﹐有的人就是根本沒辦法講﹐而且不願意人家提。

所以我覺得很多癌症的朋友你們滿幸運的是﹐你們兩三年、三四年以後想淡忘了﹐不要提這件事情﹐那麼別人也會忘記這件事情﹐可是我們是知名的人士﹐現在做任何事情人家都會把這件事情提出來﹐所以我必須要有心理的準備﹐當人家提出來的時候﹐但這也沒有怎麼關係﹐我認為這樣。當開始我有點抗拒﹐不願意提這個癌字﹐但是現在我也滿接受。

就是說我心裡要準備﹐我一輩子都要提﹐而且我更好就是要做個榜樣給很多人看。那麼我就自己更好一點﹐自己鼓勵自己。所以我說﹐我要跟很多的癌友們講說﹐最要緊妳心情要很開朗﹐然後呢﹐妳去做妳喜歡做的事﹐不是因為妳得了癌呢﹐就不能做任何事情﹐甚麼事情都完蛋了。

那麼很多人嫌痛﹐我覺得妳嫌痛這個不是理由吧﹖妳等到以後有病的時候﹐那就早發現﹐早治療﹐那不是很好嗎﹖有的人說﹐哎喲﹐我不敢去。我有很多朋友說﹐我怕檢查是了又怎麼辦﹖這也不對﹐妳也不能逃避現實﹐現在早發現﹐科技那麼發達﹐都可以有治療。

我想這個觀念一定要讓很多人知道。我覺得說檢查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總是在台灣所有的演唱會﹐或者是所有的很多人的時候﹐我一直提醒﹐四十五歲以上的﹐那每一年都要去做一次那個乳房攝影﹐是很重要的事情。

抗癌歷程有助歸化生命

其實我現在反而覺得滿好的是﹐我覺得以前我不會歸化我的人生﹐現在我已經覺得是﹐呀﹐我要趕快想想那些事沒做﹐好像在趕時間﹐然後每件事情﹐每跟朋友的聚會都會很珍惜。那麼以前就說﹐哎﹐可以不用去﹐不答應﹐現在只要人家約我甚麼的﹐我滿珍惜大家﹐然後我也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見人家﹐都給人家留一個很好的印象。

雖然我的生命是充滿了未知數﹐可是我還要做很多﹐我現在想做的事情就趕快去做﹐不要去等。那麼醫生說運動是以後妳的生命的一大部份﹐所以我選擇了高爾夫球﹐ 那麼高爾夫球可以運動到很...到很大年紀﹐然後我還是做我的演藝圈﹐如果有義演的話﹐我出來唱唱歌﹐那也不是滿好嗎﹐這樣心情也滿好﹐聽到一些掌聲﹐也有很 大的鼓勵。

現在有的時候跟朋友講一些事情﹐也是鼓勵自己。那麼我現也在台灣也就是幫高爾夫球協會做一些義工的事﹐那也幫那個癌症﹐也有些是探訪﹐或者是甚麼的﹐做一些﹐呀﹐覺得這樣真的是滿好的。有的去演講﹐那我是覺得把我的心意路程講出來讓大家聽聽,有華人的地方都去講。

那麼我也希望凌波也能跟我一起去講﹐然後兩個人講完了﹐然後順便唱唱黃梅調﹐又有旅行﹐又可以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又可以自己滿足自己在舞台上的這種﹐我覺得這是滿好。她比較在多倫多多﹐我比較在美國多﹐約好了明年﹐大家在一起﹐在洛杉磯呀﹐舊金山呀甚麼這些地方(笑)。

所以我說﹐你要想自己開心的事情﹐要歸化你自己﹐不要去想一些很多,光往牛角尖去鑽﹐當然飲食各方面也都是要注意﹐有的人認為你割除了就會好了﹐常常有人問我﹐你好了吧﹖我都真的不知道怎麼說答覆他們說﹐呀﹐我好了﹐不可能說完全的﹐我只能說﹐我與它共存。

那麼﹐我常常在想說﹐如果不是得了乳癌﹐我不會珍惜很多的事情﹐因為我就是這一生糊裡糊塗的過﹐那麼﹐現在得了乳癌﹐那麼我也想說﹐很多事情﹐以前的回憶﹐照片的整理﹐我所有的資料的整理﹐都沒有意義的﹐很多事情我想到的要告訴我的女兒的時候就趕快講給她聽﹐那麼更珍惜你先生﹐還有妳所有的事情﹐我都覺得我很開心看了很多事情﹐舊的朋友有的時候比較難得見面﹐我都很希望跟他們拍個照片﹐留個念呢。

我也不知道這是個甚麼心情(笑)﹐以前不會這樣子﹐那麼我覺得其實滿好的﹐很多事情﹐對我來說人生的轉變很大﹐但是也得很多的這種經驗也滿好的。我不要去想以 後未來﹐我現在把握我現在﹐我想是最重要的﹐你們說是不是呢﹖

益友的扶持

我覺得是這中間﹐在這邊有一個癌症的朋友沈悅﹐她給我的影響滿大的。當然我的家人是給我最大的支持﹐我先生跟我的女兒﹐他們的照顧我﹐會讓我心痛﹐他們的鼓勵會讓我心痛。有的時候我就想說我要為他要活得更好一點﹐不要讓他難過﹐所以他們的鼓勵會讓我心痛。

但是真正我受益的是沈悅﹐她給我很多的是知識上的鼓勵﹐哎喲﹐妳不用怕這些﹐她說我的期別比你...她說妳要注意這些﹐妳要走出去﹐妳要幹麼幹麼﹐我可不可以吃這樣﹐我可不可以這樣呢﹖她是很正確的給我一些知識。

我先生的弟弟的太太也是得了﹐當她徬惶要不要開刀跟幹麼的時候﹐我就不會講很多的話﹐因為我們自己得癌的﹐勸人家的時候是不大會講﹐可是﹐那個沈悅﹐她都會講﹐當我聽到那,她勸人家的話﹐我就學了很多。

所以我把她學到的東西﹐我就做給凌波看﹐可是馬上就得到看凌波一點也不怕﹐很坦然的做一個show﹐我看到她那麼好﹐也覺得所以我也跟沈悅學到﹐妳要去講給別人聽﹐或者是勸人家的時候﹐也是要有一個技巧的

許醫師評論:早期乳癌只須作局部切除再力行許醫師自然療法,切忌接受化療及放療!但是要一輩子改變生活,否則癌症隨時復發!



本網站所有圖文所有權屬許達夫醫師自然診所及新活力健康事業有限公司 請勿拷貝盜用, 本網保留法律追溯權! 地址:台中市南屯區向心路90號 服務專線:04-2475-3600 傳真:04-24753602       本網站是由瑟琳納廣告 建置